相关文章

宁波拟提高出租车起步价 专家:需促进整个行业改革

央广网宁波9月22日消息(记者曹美丽 李佳)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随着打车软件的兴起,传统出租车行业正遭受着空前挑战。对此,全国各地纷纷对症下药,就在上周,杭州开启出租车行业改革大幕,拟取消出租车经营权的有偿使用费。

就在各地纷纷推陈出新的时候,昨天下午宁波举行听证会,要对现有出租车运营做出调整,但措施却是涨价。而涨价的其中一条理由是应对新兴网络约租车发展和促进公共交通发展需要。联想到周边城市都从取消或减少份子钱着手推进出租车改革,宁波却逆势涨价,此举能否帮助出租车走出困境?乘客又会不会心甘情愿买单?

此次宁波市区客运出租车运价调整听证方案,主要包括调整基础运价,完善油气运价格联动机制,建立出租车运价政府指导价制度。其中基础运价方案包括两套方案,方案一:起步价格11元3公里;每公里价格2.4元;方案二:起步价格12元3公里;每公里价格2.3元。与现行宁波出租车起步价格相比,方案一提高1元,方案二提高2元。

运价听证方案提出人、宁波市物价局价格管理处负责人李惠红表示,此次出租车运价调整,是考虑过去6年基础运价与运营成本之间的矛盾、车用天然气价格即将放开等现实情况,也是应对新兴网络约租车发展和促进公共交通发展需要。

李惠红:近几年,人工工资上涨等因素,出租车单位运营成本呈上升趋势,但基础运价自2009年以来一直没作调整。网络约租车等新兴行业迅猛发展,与传统出租车形成现实的客流竞争。需要探索新的出租车运价机制,建立政府指导价制度。

宁波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局的信息系统监测数据显示,目前宁波出租车司机收入每个月将近减少1000元,因为收入的减少,导致了驾驶员队伍的不稳定,要求退车退租的情况越来越多。对于这一点,宁波出租车司机代表楼乃波认为,宁波出租车生存状况越来越恶劣,是时候调整运价让司机增加收入。

楼乃波:现在的一些状况让我们的生存状况日益恶劣,我开十三年了,宁波的运价自09年以来一直没有调整,6年期间燃油成本上涨、综合费用也在增加。第二是运行效率下降,前几年,每天单车可以上50多人次,现在下降到40多个,甚至40不到,收入下降明显。

但在听证会上,半数消费者代表持反对意见,他们认为不应该将城市拥堵等造成的出租车成本上涨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浙江大学宁波理工学院学生沈家柱:宁波的出租车运价并不低,虽然2009年以来基础运价未做调整,但是等候费、空驶费、燃油附加费可以说确确实实涨了不少,所以说出租车费用多年未涨的说法不准确。交通拥堵的后果,需要消费者和司机去承担,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

一边是消费者抱怨出租车服务态度差,不想涨价,一边是出租车司机抱怨赚不到钱,听证会上双方展开激烈争锋。而更引人注目的是,近期出租车行业改革在全国多个城市落地,却没有一个城市像宁波这样采用涨价方案。比如杭州拟停止收取经营权有偿使用金,实行经营权无偿使用。南京则从今年1月1日起停止收取每年1万元的市域出租汽车经营权使用费;浙江义乌的出租车营运权使用费也从5月16日起降低5000元,并自2016年1月1日起全部取消。

在各地出租车行业纷纷从取消份子钱等源头上给出租车松绑的时候,宁波却逆向而行,让消费者买单,这种应对措施能否得到认可?部分出租车司机并不叫好。相反的,他们更担心随着网络约车平台的冲击,提高运价可能会让更多客源流失。

出租车司机甲:我们当然是希望稍微高一点,也不能太高,现在竞争也太激烈,稍微调一下。治标不治本啊,我都想退车了。

出租车司机乙:可能帮助也不是很大,因为这个市场环境太差了,冲击太大了,一个是地铁开通了,再加上专车政策还没有明确下来,光调价其实起不了很大作用。

宁波工程学院交通学院院长杨仁法也认为,光靠调整运价不一定能解决目前出租车行业面临的问题,真正需要做的是整个出租车行业改革。

杨仁法:单纯的运价调整不一定能够解决当前出租车司机收入比较低,市民打车难的矛盾,价格是双向调节的,价格高了以后需求,有一部分人会流失,呼吁行业管理部门,尽快对整个出租车行业改革。

事实上,自从上周传出宁波出租车要涨价的消息后,宁波市民也在不断质问:为什么不是减份子钱,而是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对此,宁波市公共交通客运管理局曹明在听证会上只给出了一个模糊的回答。

曹明:我想杭州、义乌已给我们一个很好的示范,出租汽车经营权使用费减免肯定是一个趋势,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在这个改革方案里面也将充分体现。

不过,乘客是会用脚投票的。如果地铁全部开通,那肯定坐地铁了。宁波市民说,涨价了他们更不会去坐出租车了。